相关文章

刘文京:坚守航天领域25年 以手工划线为航天铸件“体检”

来源网址:http://m.htkyll.com/

刘文京,二十五年手工“扫描”航天铸件

以“光”划线 重器不差毫厘

  【绝活看点】坚守航天领域25年,以手工划线为精密航天铸件做“体检”,检测精度超过0.1毫米;发明“光线划线器”,突破检测“盲区”,破解行业难题。

中国航天科工三院159厂刘文京。(肖杨 摄)

  一张图纸、一个铸件、一把标尺、一根划针……中国航天科工三院159厂车间内,刘文京站在操作台前,凝视着墙上的设计图,不时低头计算些什么,手中铅笔在纸上沙沙作响。拿定主意后,他转身操作吊车,调准角度,将一个一米多高的铸件,小心翼翼地放在V形铁架上。

  “在划线师傅的世界里,没有绝对的方和圆,任何铸件都有偏差,即使只有0.1毫米甚至更少。”刘文京手上这个铸件,瞧外观其貌不扬,朝里看却大有乾坤:凹陷处、凸起处、平面、曲面、棱角面……像这类复杂铸件,即使是最精密的扫描仪,也无法洞悉全貌。只能靠人工操作,以点划线,抽丝剥茧,将万千世界归于毫厘,测出那万分之一的偏差。

  说话间,刘文京已找到用于划线的“基准点”,选定标尺,拿起划针,定点、落尺、下针、划线,目光专注,走笔稳健。乍一看,划线后的铸件表面平滑依旧,不落痕迹,而循着阳光反射处望去,却见无数条银色细线交织辉映,一张“3D图纸”跃然眼前。“这个铸件有3处值偏差超过0.5毫米,不在允许公差值范围内,需要再加工,铸件模具也得调整。”刘文京给铸件作出了“体检报告”。

  给航天铸件划线,刘文京干了25年。作为厂里的首席技师,车间里很多精密铸件都要经过他的手,才能放心生产。为什么要划线?原来铸件都有收缩率,即便出自同一模具,不同铸件也会因变形而千差万别。划线的目的就是对铸件进行“扫描”,将实物上点与点、线与线的关系,与图纸作比对,测出差值。

  航天铸件,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,对划线精度要求极高,需要控制在0.1毫米之内。况且,铸件数据浩如烟海,有的光图纸连在一起就有20多米长。如此浩大的工程,非行家里手不能为之。“这就需要吃透设计图,对它的形状、结构、尺寸、工艺烂熟于心。这既考验记忆力,也考验知识和经验。”刘文京说。

  铸件内部结构复杂多变,测量时难免遇到工具触及不到的“盲区”。为此,刘文京发明了一款“光线划线器”。“你看那个舱体,内部结构既深且杂,现有几十种仪器都探测不到。”记者向舱体内部看去,果然别有洞天。这时,使用刘文京发明的光线划线器,只需以设定好的距离和角度转动光源,通过光线打到的实际位置,就能判断铸件偏差情况。用“光”来划线,在业内可谓创举,这让很多难题迎刃而解,刘文京也多了一项国家专利。

  在车间工人眼里,除了划线,刘文京的“绝活”不计其数,是名副其实的“千手巧匠”。比如,能根据成百上千种机械材质的生产要求,磨出差别极小的钻头;铆接零件时,他每次都能将缝隙控制在0.1毫米内……“我1992年来到厂里,车间所有工作都干过,但最喜欢的还是划线这种‘硬骨头活儿’。”

  为啥有这底气?“苦干是基础,方法是关键,苦干不如巧干,敢于创新,找准途径,就能事半功倍。划线是这样,任何事都是这样。”刘文京说。

  (记者 卢泽华)